创投课堂

硅谷天使投资经典案例研究

天使投资(网络)是区域创新环境中的核心组成部分。硅谷卓越的创新成就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无所不在的天使投资。这种天使投资因独特的信任文化及技术自信等而弥漫,通过人脉链接进而带动技术、资本、知识经验的链接,使得一两个点子、一两项技术加几个创业者都最终演变为高技术大公司或上市企业。


  一、硅谷:无所不在的天使投资


  在硅谷有一个独特的现象,许多人在吃饭的餐桌上就开出了一张几万美元的支票给另一个刚刚认识的人,获得了他所创办的一家连办公室都还没有的公司的几百万股 “股票”,甚至就连这些“股票”本身也要等到一个礼拜后才能在律师的帮助下完成过户手续。开支票的人本人可能对于这家公司要做的事情所拥有的技术一窍不通,自己也未必是一掷千金的豪商,但却不会有任何人称之为“鲁莽”,因为也许用不了几年,这家公司可能会在纳斯达克上市,几万美元会可能会变成上千万。


  在这里,成功的创业者背后,往往都有一群天使投资人,这些天使投资人大多是以往成功的创业者,他们共同构成了一个成功的创业网络,利用彼此的专业能力降低风险实现收益的最大化。而一旦这些创业者创业成功之后,往往亲自担当天使投资人的角色,给其他创业者以支持,将他们在创业过程中积累下的经验和财富,通过天使投资这一方式扩散给了其他人,使得创业者能够获得最为缺乏的启动资金,并更加快捷高效的创业。


  这其中,发达的人脉网络是硅谷天使投资繁荣的土壤。硅谷拥有大量各种各样的专业性社团,又活跃着大量移民社群。通过这样的网络,创业者团队及其技术发明能够很快的在圈内传播并吸引来自资深人士及其他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些有过创业经历的创业者或是那些公认的技术天才,他们的创业动向往往更引人注目。在这张人脉网络中,一个创业团队往往能获得不同的天使投资人的投资。而这些投资人投资的着眼点也不尽相同,熟知相关领域技术的专业人士看重的创业团队的技术含量和创新技术水平;有创业经历的企业家看重的是是创业团队的企业家精神和市场把握能力;而创业者的亲友们则更多的是从创业者们的人品出发,相信创业团队会全力打拼。


  与此同时,信任文化是硅谷天使投资有序发展的根本保障。在硅谷,对于那些原本一名不文的创业者来说,发现账户里面突然增加的7 位数、8位数的数字往往会不知所措。但是大部分创业者明白,这钱不是他们自己的,他们会把这笔钱当作是“一笔贷款加一个期权”。如果公司的经营不善、市场定位不对或者其他原因失败了,他们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但如果他不负责任地挥霍无度造成颗粒无收的局面,他就不要再指望会有任何人投资给他了,因为天使投资者的网络会永远将其排除。


  如果一个初创企业的所有股份掌握在创始人手中,感兴趣的天使投资人在出钱的同时,要对这家企业进行估值,确定出资额及换取的股份。例如,根据一家初创公司的无形资产尤其是技术潜力、创始团队素质,天使投资人对其进行估值约200万美元,那么投资100万美元后,天使投资人应获得33%的股权,但是投资人和创业者将共同拿出一部分的股权做为公司股权激励的准备,则最终投资人获得30 %的股权,创业者100%的股权被摊薄到60%,而预留10%的股权暂不分配。


  此外,美国政府在税收方面也出台了各种措施,有效鼓励民间投资。政府不仅大幅降低了资本利得税,同时还在《国内收入法》中允许向新兴创业企业投资达2.5 万美元的投资者从其一般收入中冲销有此项投资带来的任何资本损失,并允许资本利得和资本亏损相互冲销,这种冲销甚至可以冲抵8年内的资本利得;通过征缴累进税制和资本利得税,使得富人们承担的税率往往会高达近50%;同时,鉴于其具有高风险、高回报和免于严格监管等特点,美国目前通过合格投资人制度予与指导和规范。


  从某种意义上,这种天使投资模式便是硅谷的创新环境的核心组成部分。它使得在硅谷创业创新真正成为了一种“全民参与”的活动,既有效的分散了创业期的风险,又极大的整合了创业资源。在硅谷,创业不再只是少数冒险家的事情,而变成了整个社会层面上的集体参与。在这个过程中,天使投资调动整个地区所积淀下来的技术、知识、经验和人脉等创新要素迅速聚集,完成了创新循环的最重要一个环节。自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无数的硅谷大企业都是在天使投资的帮助下,从一两个点子、一两项技术、几个创业者起步,成长为改变世界的大企业。


  二、苹果:堪称传奇的天使投资


  1976年,史蒂夫·乔布斯与史蒂夫·沃兹尼克决定以自己研发的计算机主板AppleI创办企业,这就诞生了苹果公司。起初,公司启动所需的钱来自于两位创始人,而且开始时以挨家挨户的方式出售产品获取了部分资金。但对于新创公司而言,钱还是个问题,除非乔布斯愿意一辈子挨家挨户推销他的电脑。


  于是,乔布斯去找了多位风险投资家。其中一位就是曾经在仙童半导体和国家半导体公司做过管理、后来创建了红杉资本的唐·瓦伦丁。尽管乔布斯那奇怪的着装和流露出的反主流文化的个性像个怪胎,而且还不懂商业和营销,但作为一个顶尖的风险投资家,瓦伦丁认为乔布斯的项目可塑性较强。最终他向乔布斯提出,如果要他投资,必须接受一个合伙伙伴,这个伙伴必须要会写商业计划书、会销售。乔布斯接受了这个条件,并在瓦伦丁推荐的三个人中选择了迈克·马库拉。


  马库拉先后供职于仙童半导体和英特尔,他精于定价策略、营销网络、市场营销和财务。英特尔上市之后,马拉库凭借股票期权赚了几百万。起初,马库拉与乔布斯一起撰写商业计划书,考虑各种方案、各种设想、各种测算。最终,他们将产品从定位于业余爱好者扩展到了普通消费者,让产品进入平常百姓家,用于做记账、记录食品等生活事务。马库拉最后大胆预言,认为这是一个产业的萌芽,十年一遇的机会,而苹果也会在两年后进入《财富》500强。基于这种判断,马库拉不仅自己投入9.2万美元,还筹集到69万美元,外加由他担保从银行得到的25万美元贷款,总额100万美元,而他自己也取得了苹果三分之一的股权。


  此后,从公司的定位,到合作团队的搭建,市场开拓以及各类商业思想的灌输无不倾注着马库拉的心血。在完成股权切换后,马库拉做的第一件事是建设团队。他做通了沃兹尼亚克的思想工作,使之成为苹果的全职电子工程师;为了改变和约束乔布斯,他聘请了迈克·斯科特成为苹果的总裁;又将硅谷杰出的公关人员吉斯·麦肯纳钠招之门下。马库拉还传授了乔布斯市场和营销方面的经验,他告诉乔布斯,你永远不该怀着赚钱的目的去创办一家公司,你的目标应该是做出让自己深信不疑的产品,创办一家生命力很强的公司。最为重要的是,马库拉为苹果确立了三大营销哲学:一是共鸣,就是紧密结合顾客的感受,要比其他任何公司都更好地理解使用者的需求;二是专注,为了做好我们决定做的事情,必须拒绝所有不重要的机会;三是灌输,就是人们是如何根据一家公司或者一个产品传达信号,来形成对它的判断。而这三个准则就是日后乔布斯追求“改变世界”的基因。


  1980年12月,苹果公司上市时每股发行价14美元,当日收盘价29美元。年仅24岁的乔布斯当日身家达到2.17亿美元;而迈克·马库拉身家则达到2.03亿美元,9.2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则增值了2200倍。


  三、谷歌:简约而不简单的天使投资


  Google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相识于斯坦福大学。他们在20世纪90年代,通过信用卡借来了15000美元购买了一堆电脑磁盘驱动器,并在斯坦福大学建起了自己的工作间,最终开发出技术上先进的搜索引擎。


  在Google初创之时,他们拜访过不少投资人的大门,结果是无一例外的统统吃了闭门羹。即使到了Google的用户流量三天两头把斯坦福大学的校园网都档瘫痪了,也没有引起任何投资人的兴趣。当他们绝望地想把自己的技术项目卖掉的时候,一度跑遍了AOL、微软、Yahoo等公司,结果统统都被嗤之以鼻,无人问津。


  这种状态直到得到斯坦福校友、Sun公司创始人之一、思科的副总裁安迪·贝托尔斯海姆的首轮天使投资而结束。贝托尔斯海姆看了他们的演示,非常看好这项技术,但是他却没有多少时间,急着赶到别处,便说“我听不懂你们的商业模式,但我还是先给你们一张支票,半年之后再告诉我你们在做什么”。后来《撬动地球的 Google》一书这样记述:“没有谈判,没有讨论股票或者公司估价。不过这些细节对贝托尔斯海姆而言都无关紧要。作为Sun公司共同创始人永远也不会忘记一位早期Sun公司的投资人毫不犹豫地递给他一张支票的情景,这个举动使得那位投资人立刻成为这项后来被证明非常成功的企业的一分子。”


  事实上,贝托尔斯海姆的投资不光给了谷歌联合创始人们的信心,也使他们在向家人和朋友融资的时候更具说服力。他们很快就弄到了大约100万美元,这些钱足够他们迈出计划中关键的一步。接着在正式创业第二年,谷歌创始人就说服硅谷最富盛名的KPCB和红杉资本风险投资公司,每家各投入1250美元,并以公司股权的9%作为回报。公司创业不到3年,还未有任何赢利,就价值亿万美元。2004年8月Google公开发行了它的股票,每股单价为85美元,成为当时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科技股IPO。谷歌上市后,贝托尔斯海姆的10万美元变成了将近3亿美元,投资增值了1500倍。


  四、离开硅谷是否还有FACEBOOK?


  扎克伯格肄业于哈佛大学,这里临近128号公路,曾是美国辉煌一时的创新集聚区。2004年2月,扎克伯格的Thefacebook.com正式启动。不足两个月的时间,Facebook的疆域迅速扩展到哈佛大学、麻省理工、波士顿大学和波士顿学院等。但随后的一个月,扎克伯格听从了马克·安德森等天使投资人的建议,选择拥有大量风险投资等创新要素的西部硅谷谋求新的发展。最终,他们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的Palo Alto市(斯坦福大学所在地)。


  在硅谷,Facebook很快获得了首轮天使投资。第一个天使投资人是皮特·泰勒,他是在线支付公司 PayPal的创始人之一,也是对冲基金Clarium资金的总裁及创业者基金公司的经营伙伴。扎克伯格就Facebook做了15分钟简短介绍后, 皮特·泰勒便承诺为其提供50万美元启动资金。得到首轮投资后,Facebook不仅进一步获得了其他天使投资人的投资,还陆续地获得了Accel Partners、Peter Thiel、微软、李嘉诚、尤里·米勒等一系列风险投资资金。2012年 5月,Facebook作为全球最大社交网站正式上市,成为硅谷有史以来规模最大IPO。扎克伯格持有公司28.4%股份,身家达到近300亿美元;而泰尔手中的股票价值有望达30亿美元,投资回报逾6000倍。


  从某种意义上,Facebook的发展离不开硅谷独特的环境。相对于128号公路,硅谷拥有更开放的系统网络和更紧密的同业间连带。这里形成由创新者、创业者、专家学者、天使投资人、风险投资人、职业经理人构成的核心节点。而Facebook作为社交网络的代表,人脉链接正是其核心,其商业模式是基于广泛的人脉关系网络为基础带来的流量变现能力。这种由人脉形成的网络为Facebook信息资源的共享和高速流动提供了可能,同时也为以“圈子”为商业模式核心的Facebook提供了现实模板。


  但尤为关键的是,扎克伯格背后的这些天使投资人或战略投资者。正是这些高水平投资者的加入,进一步激发了Facebook创始团队的商业灵感。正如扎克伯格所说的,自己的很多商业灵感来自于每周与投资人聚餐的时候。如果没有尤里·米勒和马克·安德森这样的一批优秀的天使投资人作为他早期的创业导师,可能就没有Facebook来硅谷创业的历史,就难以获取硅谷的这种创新文化和氛围的熏陶,就很难有Facebook这种独创的商业模式。


  五、橡子园:硅谷华人天使梦之队


  橡子园起源于1997 年,由陈五福、臧大华、王大成等人成立“橡子园天使投资集团”,共同审核以及投资相关项目;2000 年组建“橡子园孵化器”,带领有意创业的朋友一起创业;2005年公司改组为“橡子园创投”,形成高技术创投基金及加速孵化中心的基本架构,致力于将创业企业培育为市场领先的成功企业。


  陈五福、臧大华、王大成等几位创始合伙人早年都有丰富而成功的创业经历,也是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活跃于硅谷的几位最为出色的华人创业者。他们在获得丰厚收益并进行天使投资的过程中,相互帮助和提供咨询建议,逐渐整合成了一个合作投资的团队。在天使投资的过程中,对于一些尚有不足的企业,这些有着丰富经验的老创业家们甚至要亲自下手来帮助提高,这也是一种风险投资阶段才会有的行动。同时,在孵化的过程中,每个人负责不同的专业领域,利用个人的专长和技术优势对前沿技术进行把握。他们认为投资的关键在于把鸡蛋放在不同的篮子里面,而一个人的涉猎领域和专长难免有局限,这样的分工无异充分发挥了各人的技术优势,保证了“篮子”的数量和质量。


  这种模式下,在风险投资之前,某合伙人(作为天使投资人)已经和创业团队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对于要投资的案例充分了解,连尽职调查都可以省去;而到了风险投资阶段,又可以引入机构投资的力量给予大量投资。这种模式兼顾了个人天使投资的灵活和专业风投机构的力量,同时也最大限度的降低了风险,实现了效率的最大化。


  从某种意义上,橡子园的本质是个人天使投资和机构投资的混合体,是一种将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各取所长、合二为一的投资方式。目前,橡子园共管理着4个基金近2亿美元,已经投资了30余家高技术企业,有的已成功被大公司并购。并在国内设有分支机构,成为新兴产业的组织者。


  六、 YC:天使投资的新模式


  Y Combinator是由保罗·格拉汉姆(Paul Graham)于2005年创建的一家美国风险投资机构。公司只关注于最早期的创业团队,在创业团队的起步阶段介入并提供相应的帮助,通常仅提供2万美元或以下的“种子资金”。自2005年以来,Y Combinator 已经累计投资了 460 多个创业项目,如Loopt, Reddit, Clustrix, Wufoo, Scribd, Xobni, Omgpop, Weebly等。


  Y Combinator定期举行项目对接活动,接受创业团队提交的项目资料。如果项目评审通过,Y Combinator 会提供一种“$5000 + $5000n”模式的投资,其中 n 指的是愿意参与此项目投资的 Y Combinator 合伙人的人数。比如,如果有 2 个合伙人愿意投资,那么最终的投资额度是15000美元。作为投资回报,Y Combinator 将占有创业团队 2%-10% 的股份,通常是 6%的股份。


  格拉汉姆不仅为创业者提供种子资金而且为其提供了亲身实践的建议。每年1-3月份和6-8月份,Y Combinator在剑桥、硅谷以及麻省等地特意为热切的风险投资者和创业者设置了两个“样本日”。来自世界各地的创业者都会申请去剑桥、麻省实践3个月,格拉汉姆和他的同事帮助创业者提炼他们的想法、建立原型并且告诉他们如何向风险投资者陈述自己。这一切都让潜在投资者和创业者亲身体验了“样本日”。


  针对那些想要成为“名副其实的激进派”的年轻创业者,格拉汉姆谈到了一些简练且被证明的创业准则,详细介绍了创办新兴企业的应具备的新理念,其主要涉及四个方面:第一,“做一些客户期望的东西”。 虽然每位创业者都清楚其准确性和重要性,但是一些年轻企业家往往沉迷于从“技术的运用”角度思考,这与“客户需要什么”形成了鲜明对比;第二,“让自己的想法可以发生变化”。在创办企业尤其是新兴企业时,要有“让自己的想法可以发生变化”的意愿,这不仅在企业的发展策略和技术方面,还存在于创业有关的每件事中;第三, “不要太过担心资金问题。”第二次网络创业和传统创业在资金获得方面有着很大的不同,与传统创业相比,网络创业在购买设备、接触客户以及在网上汇集人气变得日趋简易,创业投资成本大大降低,使得投资者的力量以及风险资本在日益衰落;第四,“要本着乐好施善的态度”。企业创办者要有企业家精神,要为客户提供长期的优质的服务,注重企业的长期发展。